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陈履生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动态】【雅昌专栏】陈履生:论姚奎绘画的历程与风格

2017-10-22 17:13:30 来源:陈履生美术馆作者:陈履生
A-A+

  9月12日,“共筑中国梦·共创文明城‘心源抒怀’——北京画院作品展”在桂林市花桥美术馆开幕,桂林市花桥美术馆有着65年的历史,更是梁思成主持设计的文化宝地,无论展厅还是院落,一步一景,处处有意境,而姚奎设计的壁画。姚奎毕业于中央工艺美院,毕业那年作为梁思成的助理而到桂林。80年代后期,他是人美创作室主任,兼总编助理。今年80,但去世10年了。

  因为与老友、著名摄影家于云天在去平遥的动车上偶遇,有了后来与姚奎的公子姚庚的联系。姚庚这么多年悉心整理他父亲的画作和资料,近日在我们见面之后,又给我提供了一篇我写于1989年的一篇关于姚奎的评论,该文发表在当年香港的《美术家》之上。香港的《美术家》是上个世纪80年代的一份境外重要的美术刊物,能够看到不容易,而画家能够在上面刊登介绍那更是凤毛麟角。

桂林市花桥美术馆

  论姚奎绘画的历程与风格

  文 | 陈履生

  姚奎是我熟悉的画家之一。我喜欢他的性格刚柔相济,更欣赏他的品格刚直不阿。

  古往今来,论画者都非常关注书家的人品,虽然人品并不等同于画品,更不可能决定画品,但是人品却能表明画家首先作为人所应有的起码的社会形象,因此人品又必然影响到对人的具体行为的品评。姚奎为人温情宽厚,处事是非分明。他的品格决定了他具有成为一个真正艺术家所应有的条件。虽然我不赞同“文如其人”、“画如其人”等带有必然因果关系的论说,但是我从最初相识姚奎开始就注意到他的画和人之间惊人的相似,以至引起我研究他的兴趣。他一直比较忙,我们没有时间细谈。但最近的一次机会,在不太长的时间的交谈中,我不仅了解到属于他艺术深层结构中的基本框架,同时亦触发了由他所引起的对整个中国大陆国画现状的思考。

  如果对现代国画家做一基本的类型分析,大致可分为探索型、工作型、娱乐型三类。探索型的画家大都具有较好的艺术气质,对于艺术处在永无止境的探索之中,画的题材、形式、风格变化较大,以致艺术造成了精神上的沉重负担。工作型的画家较多是功成名就,往往囿于一种为社会承认的题材、形式与风格,不断地重复自己。相比之下,娱乐型画家就显得比较潇洒。姚奎属于前者,他一直不满足于已有的功夫,甚至自寻烦恼地苦于自我风格的探求中。作为一个中年画家,他的画与他的年龄一样已显示出一种成熟,但他自我感觉艺术风格的末臻完善,正是探索型画家常有的表现。另一方面,他又不断关注新的学术与思想,从而发现自我风格与新的社会需求之间的矛盾,这是一个周而复始的艺术探索运动过程,对于工作型画家来说,可能是经过一个圆周运动就会停顿下来,但姚奎则是处在永无停顿的运动之中。也许正因为此,诚如沈鹏先生所言,他“精神容貌还很年轻”,这既说明了他的容貌,也反映了他生命的活力。

  姚奎一九六二年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壁画专业,他的早期代表作是我国第一幅陶瓷镶嵌壁画《桂林山水歌》。

《桂林山水歌》陶瓷镶嵌壁画  1.8 x 7.8m 1964

 

  早期的学习与训练所形成的工艺与绘画结合的主体思想,为姚奎的艺术广厦奠定了姚奎的绘画基石,他试图愈合千年来由于文人画思想造成的工艺与绘画之间的鸿沟。在工艺与绘画的狭谷之中,早期他沉缅于技术性的探求。历史上文人画与工艺的差异,虽然以思想为宗,但思想的表现却落实到特定的技术之上,而绘画的技术性又常常是人们所忽视的一个重要方面,所以姚奎的探索是可以理解的。应该指出,在绘画与工艺之间,姚奎早期作品风格中的工艺性仍然是主流,线条、色彩的装饰性,正符合他的方形构图以及画面结构。虽然这种基本结构和形式,对画家来说,还不能显示其独特的个性,但是它却蕴含着新风格的形成。一九八零年,姚奎创作的《傣家》标志了他艺术历程的第二时期。这一时期他注意到了宣纸的特性,渲染出现的不可预料的效果以及表现的随意性,无疑突破了装饰缓条对形体的规定性,同时也反映出他对绘画性认识的转变。毕竟此时他已更换文化环境,身旁画友的水墨淋漓对他艺术灵感的启示,为他观念的变革发生了观照效应,这也是不可忽视的。

  这一时期他仍然没有放弃色彩的表现,丰富性成为一个新的目标。在用笔上一改平涂而以笔写,使色彩在笔的体现上,完全迎合了新的追求。色彩外貌的斑剥效果又与水墨的滋润形成干湿对比,用水墨和色彩两种语言同构了属于自己的艺术语言,很明显,这种绘画性的努力已使他走出了工艺绘画的氛围。经过了这一过渡时期,我们看到了成熟的姚奎绘画风格的诞生-《运河系列》与《北京系列》就是其代表。

《水乡姐妹》 40 x40 cm 1962

  在姚奎一如既往的方形构图中,已不再是第二时期写生、变化的装饰性构图,绘画性艺术语言的渗入使构图加强了抽象意味。与此同时,画面给人的直观感受亦由紧变松。脱离了工艺性的拘紧表现,艺术的升华在分离于技术层面之后,姚奎的画进入了一个较高的文化层次。他对具有强烈符号性质的古建筑的表现,不仅是乡土观念的情感反映,而是一种深层的思索。无论是《运河》还是《北京》,姚奎的思索都贯穿古今。在这两个系列中,沉重的画面透露出画家的社会负担。他以画反思中国传统文化很少用哲学的思辨,是用最普通的语汇表明最深刻的内涵。虽然他也画了象《立体交叉》这种较自由轻松的画,似乎看到画家的一点意趣,但依然是厚重的感觉。我以为姚奎的《运河》与《北京》两个系列是一个完整的体系,折射出了他的人生。

  从风格上论,第三时期已出现了他成熟的“姚奎风格”。但是他还苦于“无我”。事实上,姚奎新近画风中依然有第二时期的表现,并能明显看到转型期风格的不稳定,但这并不影响它的整体;相反,如果过早地进入稳态很有可能会导致他减少停留在酝酿状态的时间。姚奎曾对我说,他永远赶不上潮流,五十年代的主题创作时,他正沉浸在美的形式中,八十年代的现代新潮,他依然是跑运河、溜北京。至于赶不上潮流,我则认为他是不愿意赶。对于艺术,潮流还是不赶为好。所以,他说“跟着感觉走”,我信。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陈履生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